内容正文

第二章学艺(2/19)

日期:2020-06-04 07:01 作者:admin 点击数:
第二天,雨依然不停的下着。向子祥清洗完毕,站在书桌前看着昨天无意之间,写的大大的一个“酒”字,心里想:真是无意之间竟然走向这一条路……看着那一个“酒”字,不禁会心一笑。抬头看着窗外飘动的雨丝,洒在路人的雨伞上,聚集成水珠往地上滴落,总有一些随着风的吹动,闪过阻挡的雨伞,滑进在人的身上。一边收拾着自己的行李,向子祥发觉原来自己的东西还真是不多,竟然很快的就整理完。想着:这一天之内的变化可真大!从第一天来到这一个陌生地方,就住在这一个租来的学舍中,今天也要离开,不禁也多看了两眼。就这样向子祥依然风衣一件,大型的行李袋一只,骑上摩托车来到了范化的住所。※※※※※看到以后自己栖息住所,不禁又仔细打量了起来,在小丘仑下独自的一幢楼房,倒也清静怡然,房子旁邻着一片农田,视野更是广阔。向子祥拎着行李,走进屋内由范化领着,开始了他的学艺之路。范化开始训练向子祥对酒的认识,每天品尝各种酒。从刚开始对酒一窍不通,酒只要一杯沾唇,就开始酒醉,几乎每天都要爬着上床。向子祥几乎都要放弃,但见范化尽心尽意,不厌其烦的教授着,向子祥也深受感动,决意学好调酒。一个星期过去,向子祥已有了概念,从中国酒是由五谷杂粮酿制到国外葡萄、水果所酿成的酒,已经能清楚区分,范化更严格要求着须要清楚知道各种酒的特性。第二星期认识基酒(调酒最基本的酒)调制……很快三个月过去,向子祥看了看自己的钱包,因为三个月来吃住都由范化供应,所以身上的钱和来时也相差不多。※※※※※向子祥到了范化所介绍的酒吧面试应征。它是在市中心边缘的一条街上,路并不宽敞,大约六米的宽度。路的左面为一所大专院校校园,右边则为各式的店家,经营各种不同的店,却以食馆为最多。酒吧的位置已将要到路的尽头,再出去则接上宽敞的道路;酒吧旁为一块畸零地,上面种着几株七里香点缀着,还停了几辆摩托车。向子祥沿路缓缓骑着车,看着街道沿线的街景,来到酒吧门口四处看着,只见酒吧为一个用木头装璜的门面,门面比一般店家往内缩了大约一米半,进门处一样为木制三层阶梯,一上去之后为一条走廊。走廊边一样用整只木头围成,约半公尺高的栏杆,两边都有一组木制方形椅。门和窗也是木制加上整片玻璃,墙面则为木头横劈两半所钉。上面屋檐延伸到走廊外,上面横挂着一块木制不规则,周围镶满小灯泡的扁额,写着“摩哈pub”。向子祥走向前敲敲门,看到门前挂着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:营业时间16:00∫03:00。心里想:可能还没人来吧!不过范化好像连络过pub的主人,叫自己11:00来……向子祥看看手表,还差五分钟,心想:可能还要等一下吧……却听到由屋内传出一位女子的声音,喊着:“请进来吧!”※※※※※向子祥推了推门,发觉并没有上锁,推开门踏进门内,因为还未营业,pub内稍微昏暗,里面只点了一盏日光黄的灯泡。向子祥稍微停了几秒钟让眼睛适应,才举目环视,只见一进门右边,一样是圆木做成的栏杆,地板比地上高约一层阶梯,一样是榉木地板。而正常的地板则为二十公分方形红色砖铺着,栏杆内一组桌椅,桌子应该是装璜时,请工人一起钉制。木头桌相当大,周边环绕依然是木板钉的长板椅子,看起来相当坚固,可坐上十人应该不是问题。进去则是长形高吧台与木制圆形旋转椅,吧台上方则挂着各式调酒用酒杯。左边放着一个长鼓,好像非洲蛮族所用的敲鼓,吊悬在半空中约一个高度。鼓紧贴在后面一堵木墙,上面挂着一块木牌,写着“请鼓”。木墙后有两台拉霸(吃角子老虎),再进去为飞标区。飞标区旁有着一个美国西部的两片活动门,上面挂着一只木制牛头,上边挂着两个英文字“w。c。”。内部所有桌椅皆是造型古色古香木制桌椅。吧台这一边在尽头处有着一台爆米花机及大型烤箱,吧台的尽头和进出也在此处。爆米花机后面还有间与洗手间相同的门挂着鹿头,两边写着“仓储”、“休息”,门边还放着一台点唱机。整间pub给人感觉宽敞而又温暖,进门之后心情都会随着放松许多。向子祥打量一下,同时间容纳四十人,应该不成问题。只见吧台尽头,坐着一位年约二十多岁的妙龄女子,正端着一杯酒,年纪应该和向子祥相彷。向子祥走了过去,更清楚看到女子留着一头俏丽短发,脸庞没有施妆,只擦上口红,两眼黑白分明,瓜子脸,灵秀的鼻子加上一张小口,一眼看去美丽动人。只有两条眉毛没有修饰预测推荐,比一般女子稍微粗浓预测推荐,但仍未影响她的漂亮预测推荐,只是双眉紧锁含带着忧郁。身穿一件浅绿色v字领七分袖的紧身衫,墨绿色长裤,黑色不太高的高跟鞋,脖子上绑着一条粉红色丝巾,看她的穿着应该有着姣好身材。向子祥先开口说道:“我是向子祥,范化先生……”话未说完,漂亮女子己抢着问说:“你会调酒吗?”向子祥回答:“不太会。”只见她眉头锁的更紧,“哦!”了一声,轻轻的用只有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怎么叔叔也不帮我?”却不知向子祥字字听的清晰,也不知道要再如何回答。只见她也未正眼看着向子祥,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酒,向子祥闻到了酒的气息,知道那是一杯轩拿二十五年的威士忌,心想:她好像有着难解的心事,否则女子喝酒很少会选择浓烈辛口的威士忌。一般会喝酒的女子,多选白兰地较为顺口,而她的心事也不太想让人知道……向子祥也不愿利用知心法去知道。看她如此,第一次见面又不好说些什么,只好说着:“小姐,你这样喝酒很容易醉的!”只见她头也未抬,两眼已含着泪水,努力的不让它滴下来,口里又喃喃的说着:“只有这样了,只好先答应了。”好像心中有了决定,转头擦了擦眼眶,回过头用着坚定的语气对向子祥说:“对不起!刚才失态。你明天来上班吧!从三点半到凌晨二点半,提早半小时准备跟收拾。工作范围呢,招呼、招待客人,有时间再学习调酒。薪资的话,范叔叔介绍,就一万八仟,看能力斟酌调整。”向子祥应允离开。※※※※※回去的路上想着:只是招待薪水就这么高!已是一般技术工技师的薪水……他哪里知道这已经是初级调酒师的薪资!回去又开始调酒练习,殊不知向子祥他的调酒技术已是高段,单一项马丁尼就能调制上百种,每一种都须范化认可,并要求他能自己变化,最主要连调酒最高层面:喜、怒、哀、乐调入酒内,令饮者随着情绪转变。而且范化也将自己所自创“兴奋之酒”都传给向子祥,范化也知他天资聪颖,心思细腻,正直又重情义,将来成就已不是自己能及。在接下来的练习中,已再度要求向子祥除熟练外,更要依景物、场所、情绪调出随时适合的鸡尾酒,每天督促着。向子祥今天端出一杯金黄中带微红的鸡尾酒,请范化品尝。范化喝下一口,只觉辛辣之中带着热意下喉咙,那种感觉好似拉着心情直往下沉,直到入腹之后口中才慢慢泛起甜度与凉意,又让心情极度上升,觉得清新、松了一口气的感受。惊讶的问道:“这杯是调什么酒?为何让人心情极度转换?真是好酒!“向子祥露出笑容说:“这叫‘悲伤移愉’之酒,可以吗?”范化说:“唉,真是没有什么可以教你了。在我离开之前,可否每天为我调上一杯不同的酒,让我体会一下不同心情?”向子祥哈哈笑的更开朗的说:“我尽量!只要你愿意品尝!”两人不禁开怀笑着。※※※※※今天第一天上班,向子祥早到了半个小时,却发觉已经有人先到。走进门内却看到昨天面试自己的女子,正打扫擦着桌椅。向子祥笑着说:“你好!”只见她停了下来,笑着回答说:“你好!”向子祥接着问道:“昨天没有请教你的芳名,不知道你怎么称呼?”“我姓范名仪琳,叫我仪琳就可以了。”仪琳说。向子祥见她正忙着,不好意思也帮忙整理。仪琳又说:“没关系!我来就好,你上班时间还没到呢!哦,对了,要怎么叫你呢?等一下我拿制服给你,以后上班可得穿上制服呢!”向子祥回答说:“怎么称呼我无所谓,只要我知道。”仪琳却说:“这样啊!那叫你阿狗,还是阿猫,可不可以?”说着不禁笑了出来。向子祥看她笑的时候还蛮漂亮,和昨天那种神情相较,真是天壤之别!笑了笑不在意的回答说:“那你想叫阿狗还是阿猫先告诉我,那我就回应你啊!”只见仪琳笑的更如绽开的花朵,说:“对不起!跟你开玩笑的,那是你说无所谓的,而且你是叔叔介绍来的,我比较随意,你│不会介意吧?”向子祥见她如此开朗,不禁也多了一份好感,说:“哪里会借一(介意)?借二,借三都行!何况称呼、名字也都只是代号而已,只要能区分有什么不可以!“仪琳更开心了,也不禁多看了向子祥两眼,她从没碰到过那么豪爽、初识对他不敬而能处之泰然的人。因为向子祥的帮忙,加上仪琳早已经开始打扫整理,所以没有十分钟就已经打扫完毕。仪琳进入休息室,拿了一件丝质银白色背心和领结递给向子祥,并告诉他:“上衣穿白色或米黄色衬衫;长裤为深蓝或是黑色,由自己准备。”向子祥心想:好险!今天是穿白衬衫、蓝长裤,而昨天也没问清楚,否则就得再回去一趟……随口又问道:“范化是你叔叔,你父亲和他是兄弟,那你父亲哪时会来?他是老板吧?我什么时候可以见见他?”说完,只见仪琳脸色又忧闷起来,停顿了一下才说:“他已经不在人世了,这间店就是他留下来给我和我弟弟两个人的。”向子祥见到如此情况,知道触及她伤心处,连忙道歉说:“对不起!不要伤心,否则会老的很快,那时可能就没那么漂亮哦!”逗的仪琳又恢复原来的笑容。向子祥看看时间已经三点半,赶紧把背心穿上,打上领结,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网发觉还挺合身的。仪琳旁边看着直点头的说:“你穿真好看!”向子祥说:“你是说我穿制服真好看啊?”仪琳马上说:“不是,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网站不是啦!我是说你人好看!”向子祥笑着回答说:“没有啦!只是不小心好看一下!”说完, 吉林快3也才发觉仪琳也穿着制服, 吉林快3走势图顺口又问说:“你是老板,怎么也穿制服?”仪琳却回答:“我也在学调酒啊!当然要穿制服!”向子祥怀疑的神情显露在脸上说:“你叔叔是调酒的高手,他没有教你吗?”“没有,因为我没时间学,而且他说我只能学到表面无法学入精髓。到了去年我大学毕业,接受了我父亲的pub,要学已经太晚了!只好在店里跟着调酒师学,白天的时间都处理自己的事啊!何况叔叔在调酒的行列中,名声太大,求教的人太多,很厌烦,到现在叔叔也已经不教任何人了。”向子祥听了,更不好意思说他也是跟范化学的,只好“哦!”了一声不再提。又看了看时间都已经过了三点半,“咦!”了一声。仪琳心思敏慧的说:“他们都要到四点才会来,因为上班时间应该是四点,只是我要求他们提早来,他们却认为不需要,我也不能太无理要求,终究这是上班外的时间。我不知道你那么准时又提早到,还陪我聊天,真不好意思!”向子祥没有回答,只是笑着看着她,发觉偶尔她真像个小女孩,毫无心机。仪琳看向子祥没有回答,还看着她,心虚的说:“你是不是生气了?让你浪费时间又做白工啊!”向子祥才回答说:“没有啊!生气还会笑,你当我外星人啊!想这么多,小心久了,到疯人院挂号去!”仪琳才又有了笑容说:“不过这里的酒、饮料、食物你们都可以自己拿来用哦!只是不能带回去。”向子祥不禁哈哈哈的笑出声来,房子里也因此染上了一层快乐的气息。笑罢,向子祥走到点唱机前点了一首歌。不一会接近上班时间,仪琳好像又有心事,在走道上来回走着,脸上又蒙上了昨日忧郁的模样,向子祥不好再打搅她,靠在吧台看着。※※※※※陆续有人来上班,先来了一男二女,向子祥笑着点头示意,只有那一位男孩理都不理。向子祥一一打量着。自己算来已蛮高,只见那男孩比自己还多出半个头;身材削瘦,两条眉毛稀细,却有一个挺立的鼻子,适中的嘴,两眼稍嫌闪烁,二十岁上下,大致看来也算俊俏。二名女子中一名较矮,蓄着短发,眉毛经过修整用眉笔画着二条柳眉,单凤眼,小鼻小嘴,化着妆十八、九岁,身材丰腴,也算艳丽。另一女子身材高挑,玲珑有致,比仪琳稍高,绑着公主头,瓜子脸,和仪琳同样双眼皮,眼睛灵秀,小口画上口红,却未施脂粉,同样为一美人模样,比仪琳来的秀气。仪琳却比她多了一份英气,两人也各擅其场,也同样美丽动人。向子祥正欣赏的当儿,又来了一位身着蓝色衬衣,黑色长裤,年约三十岁上下比向子祥稍微壮硕,却稍稍矮些,梳着一头整齐的头发,两眼精明,鼻子挺立的让人觉得凌利,两撇小胡子摭着薄弱的双唇,带着微微的笑容,也给人一种斯文的好印象。向子祥却感觉出他内心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和欲望,但他不愿多想,依然面带笑容点头打招呼。那男子也点头作为回礼,继而走进了休息室,仪琳也随之走进休息室。此时其他三人也已经整装完毕走了出来。这个时候向子祥听到仪琳轻声说道:“你要求薪水……我答应,但是对于你对我的感情……”向子祥不愿听取别人的隐私,所以移动脚步走向门口的地方。一位较矮的女子正笑咪咪的和向子祥打招呼说:“你是新来的吗?要来这里工作吗?”向子祥笑着回答:“是啊!请多多指教,我叫向子祥。”这个时候高挑女子也笑着走了过来,说:“欢迎你!真高兴你加入我们。”向子祥依然笑着说:“谢谢!我是向子祥,以后麻烦你们多多指教!”只听到那男子“哼!”了一声。较矮女子看了那男孩一眼,抢着说:“我是钟明秀,以后叫我明秀就可以啦!我叫你一声向哥哥,因为我今年十九岁,年纪应该比你小,可以吗?“向子祥一听,知道她活泼、毫无心机,打趣的说:“可是我比你小耶!那你不是吃亏了?”岂知她好快的回答说:“我不信!你骗人!”,又问道:“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啊?”向子祥呵呵呵的笑着。高挑女子也说:“我是方宜婷,大家都叫我宜婷。今年读大三,本来也要……你是不是真的比明秀小?“向子祥又笑了起来。却从身后响起一个声音,说:“那你满十八岁了没有?”向子祥回头一看,不知何时仪琳已经微笑的走到向子祥身后,听到向子祥的回话,忍不住插口问道。向子祥看到三人一脸狐疑的模样,哈哈笑的回答说:“我七年前就满十八岁,所以十八岁不是问题,预测推荐各位可以放心啦!”这时宜婷才说:“子祥哥,你很坏耶!”仪琳也接着说:“你要真的是十八岁啊,那也真的是太会保养了!”向子祥又说:“是啊!是啊!我真得是太会保养了,连说我比明秀还小,都让大家信以为真!”说完不禁又笑了起来。仪琳这时候又稍微大声一点说:“让我跟大家介绍一下。这位是我们新来的同事,今天起开始上班,他叫向子祥。”向子祥有礼貌的鞠了一个躬,说:“请大家多指教!”仪琳指向明秀、宜婷说:“这两位……”明秀又抢着说:“我们已经自我介绍过了!对不对,向哥哥?”向子祥笑了笑没有回答。那高瘦男孩又“哼!”了一声说:“向哥哥!叫的那么亲热干嘛?骚包啊!”明秀脸色一变,说:“你……”仪琳马上接下去说:“这位呢,是我们未来的调酒师,去年专科毕业,学东西很快。大名是王一中,大家都叫他的英文名字│里森(lilson)。”向子祥说:“里森,你好!”他只是“嗯!”了一声。仪琳又转过去说:“这位是我们店的支柱调酒师,从国外回来。姓郑名照,大家都叫他乔伊(joe)”向子祥说:“乔伊,你好!”乔伊回应着说:“你好!”又露出一贯的笑意。仪琳又说:“那我呢,就……”向子祥不等她说完,接着说:“你叫壹零嘛!等你变成一百的时候,再告诉我好了!”宜婷抿着嘴笑着,明秀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,仪琳还一头雾水,真是当局者迷!迷惑的问:“什么一百?”宜婷却说:“他说你是十嘛!还不到一百啦!”仪琳才会意过来,不觉瞪了向子祥一眼,嘟起嘴来。向子祥却故意转过头笑着,看到宜婷也笑着,又说:“你不也是不要走!还可以笑别人啊?”宜婷马上收起笑容,红着脸说:“你……”向子祥见她这样,马上又说:“是啊!像你那么美,我怎么舍得走,一定停下来!”明秀在旁边笑的更愉快。这时挂在门上的风铃响了,明秀和宜婷赶紧迎了出去,招呼客人。仪琳趁此机会告诉向子祥:“客人来时,店里需要招待爆米花!”所以拉着向子祥去准备。※※※※※渐渐客人越来越多,向子祥除了送上招待品外,也开始帮忙招呼客人。而里森也进入吧台帮忙调酒,仪琳也进入帮忙。乔伊却说:“仪琳,这里我们两人忙就可以了,你不用这么辛苦!”仪琳心想:可是我也想学调酒啊……便说:“没关系!你是不是可以教我调?”乔伊说:“可以!不过私下再学吧!现在比较忙。”不得已仪琳只好站在吧台入口处,远远看着乔伊的动作。里森把客人点好的调酒或饮料放上吧台,叫着:“向子祥,3号桌!”向子祥走了过来,问道:“3桌是吗?”“嗯!”里森回答。向子祥将东西放上托盘,来到3桌。见到一男一女,心想:调酒为男者,饮料为女者。未问即说:“对不起!你们的饮品。”依自己所想,放在他们的面前;没见到他们有异议,又说道:“你们慢用!”微笑离开。“向子祥!”里森又叫。向子祥走过去,里森说:“7桌!”吧台上面四杯饮品,两杯马丁尼,一杯血腥玛莉,一杯抹盐伏特加;向子祥又放上托盘,只见里森目视着向子祥走向7桌。向子祥走到7桌,远远看到三男一女,将血腥玛莉递向女生,将伏特加递给一年纪较长者,其余两位则为马丁尼,即说:“欢迎你们光临!请慢用!”转身要走,却被年长者叫住,说:“boy,刚才不是你来帮我们点酒的吧?”向子祥回答:“是的,不知您……”年长者笑道:“你不要担心,我没有别的问题。只是想问你,不是你来点酒,为什么知道我们每一个人所点的东西?”向子祥挟着托盘,笑着回答说:“您吓我一跳!我以为做错了什么?”同桌的人都呵呵的笑了起来。那女子却说:“不好意思,吓你一跳!不过我们真的很好奇,因为你一直忙着;我们第一次来一直看着,也未见你和帮我们点酒的小姐说话,想说你来应该会问,哪里知道你竟然将我们点的酒一一送对了呢!”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,笑着回答:“因为你们三位手边都放着书,我猜想应该还是学生,而且较年轻!只有一杯血腥玛莉,男士较少会点,它的番茄汁甜味女性比较喜欢,所以它应该是小姐你的。而其中一杯伏特加,若不常喝酒的人不会点,因它较为辛口;也只有一杯,所以它应该是这位前辈的。其余两杯不用说就是两位的。若是有两杯伏特加,我可能就会问,因为三位男士我就无法区分了。”年长者拍着手说:“不简单!pub的侍应生都这么内行,我想调酒师绝不简单。好,下次来就请你负责点上一杯让我们品尝看看,绝对令人愉快!你叫什么名字?”向子祥回答:“我叫向子祥,请多多捧场!”“好,子祥老弟有你的,不好意思打搅了你的时间。”年长者说。向子祥笑着打躬说:“哪里!谢谢四位,请慢用。”哈哈的笑声又响起。里森看了,又“哼!”了一声。仪琳听到他们的对话,虽然pub吵杂,隐约知道也不禁为向子祥心中拍手。回来之后,吧台已经又有四、五位客人,里森正招呼着。仪琳悄悄走到向子祥身边,对着他说:“子祥,你好厉害!”向子祥小声的回答说:“你更厉害!那么远你都知道什么事!”仪琳不禁又嘟起嘴说:“你真的很坏!”向子祥这时见到宜婷,正在招呼着进门处的七、八位客人。只见宜婷被客人我一句你一句打趣的手忙脚乱,不知所措;而明秀也忙着准备客人的喝酒佐料。向子祥只好对仪琳小声的说:“你好好仔细看着乔伊调的酒类,基酒是什么?调配什么酒努力一点记着,才学的会啊!“仪琳瞪着一双大眼睛,小嘴微张说:“鸡酒(基酒)?”向子祥不再理她,转身走向宜婷。双眼游视着桌边的客人,共有两女六男;而两女都与两男依偎而坐,想必是男女朋友;四个人较无话,带着笑容看宜婷坐着。向子祥不理会,再环视其他四人,只见其中两人盯着宜婷一边说笑的消遣宜婷;另一人偶尔插口两句,也戏弄着她;另一位则规矩的坐着,两眼的视点依然停留在宜婷身上。向子祥运用起超能倾听出他内心正说着:“好漂亮!若是我女朋友多好!”向子祥会心一笑,却听到另一位竭力的消遣宜婷,心里却说:“真可惜!我的女朋友若像她这么漂亮,我一定更爱她!”向子祥不自觉“啐!”了一口。这时向子祥已经走到宜婷身旁,宜婷抬头看着向子祥,两眼流露感激的神色,向子祥见她已是满脸羞红,连话都拙于出口,真想笑出来,只是被宜婷求救的眼神看了缩回去。说道:“各位欢迎你们光临,我们为你们服务点酒的小姐漂亮吧!看各位那么年轻,男的帅气、女的漂亮,应还在学吧!不知大几?”大家听了满心舒悦,静静坐着欣赏的男生,这时才开口说:“是啊!我们是大四同系的同学,大家今天一起聚聚,都不知道要点些什么?你可不可以介绍一下?”向子祥又环顾一下所有人回答说:“那没问题,只是每个人较喜爱什么酒,可不可以说一下?”其中一女子听向子祥说完之后,说道:“其实我们四位……”指向她们两对男女朋友,“都没有喝过酒,想点果汁;可是大家一起这么愉快,也想尝一下酒的滋味,又怕喝醉,所以……”向子祥笑了一笑,她又接着说:“至于他们四位,那三位(指着消遣宜婷的三人)他们较常喝,我不知道;这一位呢(面露微笑,静静坐着那位)也曾喝过,只是酒量如何,我们都不知道。”说完,向子祥看看她,觉得落落大方,毫不怩捏,心中已有了主意。看了一下手中点酒表说:“好吧!你们四位就点一杯‘禁果’吧!第一次品尝嘛,不让你们喝醉,却可以让你们尝到酒的媚力,好吗?你们也吃过晚餐了吧?”只见四人点点头,开心的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向子祥呵呵笑着说:“真的!以我估计每人喝上两杯都还不是问题!”四人愉快兴奋的说:“真的哦!如果是这样,下次一定请你帮忙再点!”另外四人中,静坐者先开口说:“那我一杯马丁尼就可以,但帮我调上酒精成份高些。”说完看着宜婷,显得不自在。向子祥看见这个模样,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宜婷,说:“我们这位姑娘会帮你送上;你若喜欢她,可得努力大方点,她眼光可高着呢!”说得那男子也不好意思的低下头。这时另外两位较为外向,也比较会说话;听到向子祥这么说,也激起一份好胜之心,说道:“那我们三人呢?常喝酒,以你对酒那么有知识,喝什么酒,你可以建议一下吗?”说完心里想着:这下你没辄了吧!又不知道我们平常爱喝啤酒,今天却想喝一下威士忌!让你怎么猜都难,调酒算什么!另一人心里想:小纪真是刁!看他怎么表演……偶尔说话面带笑容的那一位,则毫无心思的看着,看他们最刁钻的这一位又要耍什么宝。向子祥知道之后,笑着说:“这真的很难!而且会考倒我,不过你们今天那么有兴致,应该尽兴。平时喝啤酒解渴,酒量不错,今天也该换一下;让你们高兴又不要让你醉倒,浪费美好时间呢,不要喝纯酒,喝一下调酒怎么样?我们调酒师可是一等一的哟!”叫小纪刁钻的那一位,被猜中心思已经是张口举目的看着向子祥,不自觉声音较高的说:“‘调酒’太逊了吧!”极力想要扳回被猜中的羞意,“你们说对不对?”问向其他两人。那两人为了同学朋友的面子,当然也顺意的说:“对啊!对啊!”宜婷看到情况变成这样,一双美目看着向子祥,一面替他担心的看他如何处理。而吧台内也清楚知道,连吧台的客人都侧头,以看热闹的心态注视着后续发展。里森双手抱胸带着笑意看着向子祥,心想:哼!你糗了吧!看你怎么下台……乔伊也担心向子祥,却担心的是怕向子祥胡乱搞出一些难搞的调酒出来,这下可就换他出糗,但他终归经验丰富,调酒技术也已堪一流。虽担心倒也老神在在的跟向子祥打了一个眼神,要向子祥顺应客人,哪知向子祥故作没有看到。仪琳原本还在那想着,向子祥讲的什么鸡酒、鸭酒的(基本的主要酒│基酒)。看到宜婷、向子祥那么久客人的点单都未出来;而乔伊在那等着,一边陪客人聊天。却听到这一桌热闹哄哄,大家也不觉得注目过来,才丢下刚才的问题,看了过来,却不想过问。仪琳和向子祥一同相处的这几个小时,有一种莫名深刻的感觉,向子祥的能力不知有多高?但一定能处理!虽然这样,还是很担心的紧紧盯着向子祥看。其余的客人不知情也就暂时丢给明秀穿梭其间。向子祥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,但为了能让大家愉快,便说:“你们今天高兴的聚在一起,想品尝一下别的酒味,若不欣赏调酒,那不知要辛口一点的威士忌,还是顺口的白兰地呢?”此时小纪也不好意思的说:“其实也不是不欣赏调酒,只是很少喝,不知道它会不会像果汁一样,所以我想喝……”向子祥此时抢先回答说:“想喝威士忌对吧?”小纪很惊讶的说: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向子祥笑一笑当作回答。小纪反而迷惘的问:“那威士忌和白兰地两种有什么差别?不都是烈酒吗?”向子祥听完,反问:“两种酒你可知道用什么酿的吗?”小纪开始有点佩服这位侍应生的摇摇头。向子祥只好又说:“其实威士忌是由五谷中的大麦酿制蒸馏,所以呢,酒精成份较高。但因由食粮所制,糖的甜味缺乏就较辛口,酒精由口中进入体内直接感受,以致你入口后会感觉一股热流入腹中。那白兰地呢,是水果中的葡萄酿造,一样蒸馏过但多了果糖甜味,所以入口甜的感觉会让你觉得较顺口,但酒精浓度是差不多的。”向子祥简单的说着,宜婷在旁边也听的心有所感。向子祥又问小纪说:“这样是不是有点差别?至于调酒嘛,也不会像果汁,因为并不是所有调酒都调果汁的。”小纪这时听了,也不再刁难向子祥,高兴的说:“你真不错!那如果由你介绍酒喝,你要介绍什么?”向子祥知道已经解决这桌问题,放开心情开朗的笑着说:“你放心!我帮你点,那今天从调酒之王│马丁尼试试可好?”小纪也爽快的说:“今天由得你啦!”向子祥笑笑的说:“让我们的美女为你们端上!”顺手又碰了一下宜婷让她点单。宜婷转过头,投以佩服的一眼,露出赏心的一笑。而乔伊和里森看向子祥轻松解决,也别过头清洗整理一些工具。坐在吧台上的其中一人,也走到点唱机点了一首歌,气氛也更弥漫着轻松的气息;慢慢的客人也越来越多,大家也都忙碌着。※※※※※渐渐接近午夜一点,客人也零散的离开,向子祥在门口边半倚着木柱,点头目送离开的客人,说:“谢谢!欢迎下次再来!”心里想着:回去要调一杯“傲气之酒”让范化品尝一下,也思索着酒的特性、如何的调配……宜婷收拾完刚走客人的桌面,仪琳拉着她,俩人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。明秀却走到向子祥旁,高兴的叫着:“向哥哥,你刚刚好厉害!难缠的客人都被你搞定了!”向子祥却只听到里森叫着自己,抬起头看一眼走了过去,问了一声:“有什么事吗?”“帮忙整理、清洗一下调酒工具!你没看见乔伊调酒师也正忙着吗?”里森说。“哦!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”向子祥说完,走进吧台内接过乔伊的工作。乔伊趁此没人点单的情况下,走到仪琳的身边,宜婷稍微移动脚步。乔伊却开口道:“你不用走开!我是要调杯饮料给仪琳,也调杯给你好不好?”明秀也走过来说:“我也要!”乔伊开口道:“你啊!自己调吧!”明秀听了也不生气说:“自己调就自己调,等一下没客人的时候,我叫向哥哥调,他一定会!”乔伊“哼!”了一声说:“会?能不能喝还是个问题呢!会!”向子祥顾着工作,也当作没听到笑了笑。里森笑着说:“还是我调给你喝吧!怎么样?他才第一天上班耶!乔伊都还不知道要不要教他呢!让他调三年后出师吧!”明秀“唉!”的一声,不再自讨无趣又招呼客人去了。向子祥清洗完,没事陪着吧台上坐着的两位客人聊天,看样子还聊的挺愉快,只见他们有说有笑。渐渐越接近打烊时间,客人也走的差不多,只剩吧台还跟向子祥聊着的一位客人。向子祥看他喝纯v。s。o。p。白兰地,一杯都已经喝完,他却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还精神奕奕!仔细瞧瞧他,穿着衬衫打领带,应该是个上班族;而以他的年纪来推算,也该是个主管吧!向子祥心想。哪知他喝完一杯又再要一杯,一边打趣和向子祥说:“这酒不知道有没有其它味道?唉,真是!偏偏又习惯喝它。”向子祥笑着回答:“有啊!想尝吗?”“想啊!不过不要调的和它本来的感觉都没了,否则你请我喝!”客人开玩笑的说。哪知向子祥却说:“没问题!酒绝对不调,怎样?”客人不禁有了兴趣说:“年轻人,可别骗我!”向子祥说:“骗你,我请!请你喝到你满意!”客人不禁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说:“有意思!好,如果像你说的,以后我一定常来!”乔伊在旁听了,本来想进吧台怕向子祥乱调,偏偏他说不调酒。他心想:反正不调酒,那就看你玩什么花样,真是信口雌黄!也就站着不动;里森也看着向子祥偷偷冷笑着;宜婷、仪琳、明秀都不可置信的围了过来,而仪琳一双美目更是目不转睛的盯在向子祥那健壮的两只手上;宜婷则脉脉的看着向子祥。只见向子祥斟上四盎司的白兰地后,切了一片柠檬盖住杯口,在柠檬片上加置了一小匙的糖粉,端到客人桌前说:“可以了!”客人反而不解的问:“怎么喝?”向子祥反问说:“你要不要让酒变辛辣一些?若不要,柠檬片进口后,千万不要咬它,只要包起糖含入口中,等甜味散出之后,喝酒便是啦!”客人依言做了,大家眼睛直盯着等着他的反应。只见他喝完之后,吐出柠檬片,说:“真是难得的一杯酒!如果这样,我看我喝酒时可能会喝的快又多些,值得回味的一杯!年轻人,真有你的!这杯酒可有什么名称?”向子祥笑着回答:“有,当然有!你可仔细记着,将来才喝得到,它叫做‘尼古拉斯加’。若喝伏特加也可以如法泡制,但是盐比较正统,或是单柠檬片就好不要糖。”客人看看手表已经两点,说:“好,好,今天就到此,真愉快!”付了酒钱还多赏了一百元,带着笑声走出门口。明秀、宜婷更高兴的送他出门口,乔伊却说:“不要老是耍一些小手段,很令人讨厌的!”走进吧台,向子祥知趣的退了出来。因再也没有客人来,大家也闲着,便提早收拾,仪琳也让大家提前半小时下班。临走时,只见乔伊又在约仪琳,却被仪琳拒绝;向子祥不发一语,独自离开,一天就如此过去。※※※※※身怀技艺须生活,进入摩哈显才华,锋芒太露惹人妒,漫漫路途暗衡量。

原标题:二战策略游戏《战略思维:闪电战》今日登陆上线

,,安徽快3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天津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