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正文

第一章重逢(1/19)

日期:2020-06-04 08:23 作者:admin 点击数:
滴、滴滴、滴、雨水汇集成水滴,滴在烤漆板的屋檐上,成为节奏的音律。一连下了五、六天的雨,看着墙上日历大大写着:四月一日;向子祥豁然从书桌旁站了起来,只见桌上用毛笔写着杜牧的诗句: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,笑问酒家何处去,牧童摇指杏花村”,旁边写了个大大的“酒”字。向子祥看着窗外,细雨茫茫被风吹的左右舞动,心情也随着它左右不定。心里想着:下了那么多天的雨,心情都愁郁了起来……口里自语的说着:“大概会下到清明过后吧!出去走走,就让雨丝轻拂一下身体吧!”说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空气中浓厚的湿味,令向子祥无奈的笑着。穿上一件有帽子的薄风衣,看那质料应该可以抵挡雨水,骑着那辆已经开始呐喊咳嗽的机车,毫无目的的滚动着,渐渐离开淡水街道来到了淡水河边。令人迷思的淡水河岸,多少美景、多少恋人、多少怀才不遇在此吐露心声的情景与故事,这里不知包容了多少。平常双双恋人、散步消遣的人儿,此时都不见人影,只有偶尔匆匆经过的行人。※※※※※向子祥把摩托车停在河堤边,双手按在河边堤栏上,看着河面上细雨滴落,所产生的串串涟漪跟着河水起伏扩散,对岸蒙蒙的景物,也有了朦胧的美。向子祥暂时忘却了烦闷,沉腻在这湿淋淋的景物当中。这时,一辆白色的汽车停在向子祥摩托车旁,走下一男一女共撑着一把雨伞,靠近到向子祥身旁。男的一身黑色唐装,约四十岁;女的上身也是一件粉红色唐装、黑色长裤、高跟鞋,身材标致年约二十出头。向子祥感觉有人靠近,却懒得转头看一眼,心里想着:等天气转好,再找一份工作吧……不觉孤单寂寞的感受又涌上心头,这种愁绪不禁从向子祥的心里,化成一个声音从口中狂泄而出“喝啊”向子祥对着淡水河喊出,好像要让淡水河把这一份无奈的闷气,带着流进大海。“哎呀!想吓死人哪?有人发疯啦!”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,传入向子祥的耳中,他猛然转头,双眼凝神看向出声的人。双眼所射出的两道目光,竟然令那窈窕女人往后退着。刹那之间,好像连雨水都瞬间凝结,在旁边的男人也不禁心神颤动,不自觉“嗯”了一声。向子祥看清楚两人之后,双眼目光忽然收敛,脸上神色转为惊讶,紧闭的双唇也露出了笑意,脱口说道:“喀拉蒙、喀月儿,你们俩个怎么会在这儿?”喀拉蒙这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喀月儿一手抚着胸,一手抓着喀拉蒙,神情未定。听到向子祥的问话,才吐了一口气,说:“你、你刚才那……”喀拉蒙看到喀月儿连说话都还打结,呵呵的笑了出来说:“子祥,你刚才都还没开口说话,眼神一看,就已经把她吓得皮不起来了,我还第一次见她能够口舌不灵!”喀月儿这时回过神,反驳着说:“你呢?不也一样!被子祥看的心都差点跳出来,还敢取笑我!”说完扮了一个鬼脸,喀拉蒙被驳的也不好意思起来。向子祥哈哈的笑着说:“真对不起!我不晓得我这么神勇,目光可以令人畏怯到这种地步走势图分析,不好意思!不过你们是不是坏事做多啦?连这样都怕!”喀月儿不服气的说:“你自己没有感觉走势图分析,不晓得你刚才那眼睛好像射出两把利刃走势图分析,不被你吓一跳才怪!”喀拉蒙又说:“你变的好壮!都比我还高。”喀月儿接着说:“而且好帅!”向子祥又哈哈的笑了出来说:“这位姐姐,你爱说笑!我已经帅好久了,从以前就帅到现在!”呵呵呵呵又笑了起来。喀拉蒙和喀月儿俩人也受他开朗笑声的影响,心情也愉快起来,三人呵呵呵的笑着。向子祥此时又说:“你们还没回答我,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喀月儿回答说:“我们本来就一直在这和台北两地来来回回啊!只是今天要去台北办事路过,看到好像是你,才停车下来看看。看到你好像心里有事,不敢惊动你,直到刚刚你……”向子祥却怀疑的说:“你们那么久没看到我,我变的和以前应该差很多,你们还能认得出是我?”喀月儿却说:“其实我们一直以来都常常去看你,只是你不知道罢了,为什么不认得?”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,又接着说:“那你们还真得没变耶!两人神采依旧。喀月儿越来越漂亮啦!“喀月儿回答:“哪有!你帅的比较多啦!”喀拉蒙说:“好啦!终于等到你来啦!”向子祥迷惑的问:“怎么,还有什么事吗?”喀拉蒙说:“哦,你的戒指还在吗?”向子祥回答:“在啊!”举起左手,只见他那绿玉戒指越来越晶莹剔透,“而且从上次你要我摘下来之后,都没有让它离开过呢!”喀拉蒙说:“哦,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,只是有人想传你一项技术,一直等到现在而已。现在先不说,知道你心情不佳,带你去喝杯酒,怎样?”向子祥却说:“那你们要办的事怎么办?”喀月儿说:“没关系!那事是件小事,改天再办都可以。难得能陪你!”向子祥又问:“那要到哪里呢?方便吗?”“没问题!不很远的。你把车骑回去,我们载你过去吧!”喀拉蒙说。向子祥说:“不用啦!我骑车跟着就好啦!”喀拉蒙知道向子祥的个性,不愿麻烦别人,所以也不坚持,说:“好吧!”※※※※※十分钟后,车子来到了一幢二楼砖瓦所建的房子,在前面空地停了下来。向子祥拍了拍风衣上的水珠,虽然只是飘着细雨,但是所穿的牛仔裤也湿了大半。向子祥并不在意,从出门的装备和这种天气下,都会去河边驻足观景,就知道他并没有要干着回去。向子祥左右瞄了一眼,已把面前景物纳入心中。二楼砖瓦房虽是老式建筑,却还坚固清新,可见得主人时常维护。进屋的走道用着大块石板铺设而成,纵然阴雨绵延多日,踏在石板上仍然扎实,未有任何晃动,石板间隙的水泥中,已都有着青草钻营而出,可见这石板的份量与铺设的时间,也该有数十寒暑。进门口处一盏相思灯,仍油漆的完好,更是古意盎然;进门左边空地种了一棵向子祥也不识的树,高大无比,树下一付石桌椅,看去也年代久远;右边则搭了一个木棚,内有一辆脚踏车。只见喀月儿下车,手摭着头走到门口按着电铃,不一会有人来开门。向子祥没看清门内人的模样,喀月儿叫了一声“师傅!”后,回头向喀拉蒙和向子祥招手,两人走了过去。※※※※※喀月儿已脱鞋进入屋内,向子祥脱鞋进门,眼睛一亮,呆立约一分钟, 山西快乐十分投注网站发觉屋内竟然如此讲究!全木制的装璜,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网连地板也不例外,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网站整个一楼除了一间厨房、餐厅, 吉林快3其余都是客厅面积。客厅与餐厅之间,做了一个吧台作为阻隔,客厅里一组高级藤制沙发更显得它温馨不凡;周边的酒柜、书柜几乎都没有空隙,满满的书与酒。喀月儿嘻嘻的叫着:“子祥,干嘛呆在那?”喀拉蒙在向子祥身后,也笑笑拍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进去。向子祥回过神,看到喀月儿已经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抱枕,在那偷偷笑着,却没见到主人,不禁好奇的问着:“辣油、悦耳,你们俩都是到这里喝酒的啊?”喀月儿回答:“是啊!怎么样?这里的酒可是别处喝不到的唷!”向子祥说:“是吗?那么珍贵唷!我不信!”喀拉蒙这时才说:“等一下就知道,不要不信!”向子祥不理他俩,顾着自己东看西瞧。向子祥从小到大,看到这些高级的东西可是第一次呢!尤其酒柜中的酒,看到了都会蠢蠢欲动,虽然没有一瓶认识。向子祥一边欣赏着,却听到脚步声,他转身目光看向二楼,只见一位身穿白色唐装,手拿烟斗的人慢慢走了下来。向子祥感觉熟悉的身影,好像在哪儿见过,仔细一看,竟然脱口叫着:“范化!”只见范化哈哈哈愉快的笑着说:“子祥长大了,不错!身体结实英挺,算算二十五岁了吧?”向子祥见到范化,高兴的玩心又起说:“是啊!是啊!你也不错,身体健康,不知道多少岁!”说完,耳中又听到喀月儿说:“哼!这俩个见面高兴得又要没完没了了。”向子祥侧过头看着喀月儿,笑着对她说:“嗳!这位姐姐,你吃醋啦?你也可以一起呀!不用坐在那不敢动呀!”范化则惊讶的仔细打量向子祥。哪知向子祥又说:“怎么,叫你一声姐姐还不知足?实际上呢……唉!外表看起来,我也不会大过于你吧?承认你保持的很好,还像十年前二十出头岁,满意吧?”这时喀月儿跳了起来说:“你、你怎么都知道我在想什么?”喀拉蒙两眼也盯着向子祥不可置信。范化此时又哈哈笑了起来说:“不错!不错!有人终其一生只能窥得入门,而你已有如此能力,真是不可思议。”向子祥更是不解,问道:“这是你们教我的啊!为什么还会让你们有这种反应?而且你们的能力应该更高啊!都能把你们要说的话传给我,还有什么你们不行?”此刻喀拉蒙、喀月儿才又恢复笑容说:“那是我们都在你不远的地方才行,太远了也不行啊!而且我们只是把能量传出而已,须靠你的能力去接受。你的能力越强,我们就可离的较远,因为我们能力无法将它传送太远。”此时,向子祥心中的一些疑感,不禁豁然贯通,能力理解又更上一层,不禁笑了出来。喀月儿不服气的说:“我们也能听得到别人心里的话,时有时无;也知道别人拒绝和你说时,是听不到的主因。但是为什么你能比我听得深入?”喀月儿心里不甘,把好大一个不能理解又无法解释的问题,丢给向子祥,看他如何解说,想让他出糗。范化看在眼里,也想听听他的能力,到目前已经体会了多少的秘诀。所以呢也接着说:“子祥,若你能用文词解释的话,我也想听听。”向子祥看了大家一眼,说:“其实我也很难解说……”喀月儿有了一个得胜笑意,但是还是希望向子祥能解说,来解除她不能进展的原因,所以还是一双美目紧紧盯着向子祥。沉思了一下,走势图分析向子祥说:“刚才月儿已经说过,没有错!但那只是在于本身能量聚集转化而已。也就是说,当每一个人能把自己本身的能量集中变成接收能量,去收取对方心里说话所发出的讯息,自然就知道对方心里说什么。而自己能量转化的越强,只能越清晰、接收越远而已,不见得能收的越多。正常的来说,只要对方心里有说话的讯息,就应该接收的到。”喀拉蒙点点头,范化沉思着,喀月儿动了动嘴,好像有话要问。向子祥看了看,却接着说:“可是当别人不要让你知道,或是说不想让你知道,那在他讯息外围会多了一层保护,哦!应该这么说:他身体能量会自动产生隐藏讯息的作用,那外在接收就无法听到、收到,自然就不知道。”“既然是这样,那你又怎么会知道?”喀月儿忍不住插嘴问道。“那是因为层次不同,就有差异……”这时屋外雨滴的声音越来越大声,向子祥转头看着,知道雨越下越大了,心里不禁又烦躁了起来。喀月儿张口又问:“那……”却看到喀拉蒙使着眼色,只好住口停顿。范化看到这种情形,呵呵的笑着说:“来,我们喝杯酒。子祥,你很烦吗?让我调杯酒让你喝,反正你也没事,喝过之后你会比较舒服些,那时再继续说好了。“范化进入酒吧,很快端了两杯马丁尼出来,一杯递给向子祥,一杯给喀月儿;又和喀拉蒙两人各端了一杯出来。向子祥却发觉自己和喀月儿这两杯酒,和他们两杯颜色并不相同;自己和喀月儿这杯颜色金黄中微带绿色,而范化、喀拉蒙却是淡金色。向子祥看了一下,问道:“这是什么酒?”范化笑着回答:“酒中之王、马丁尼。”向子祥怀疑的问:“你是不是骗我?颜色为什么不一样?”“因为心情不一样,所以颜色就不一样罗!”范化答。喀拉蒙在旁边笑着说:“你喝就是啦!对你没坏处的啦!”向子祥依言,轻轻啜了一口,竟然辣中带着一股清凉直透入心中。喝过之后,口中还带着甜味与淡淡香气,不自觉又多喝了一口,与第一口又有不同感受,心中烦闷却已流逝。惊讶的看着范化坐在藤沙发上微微笑着。坐在旁边的喀月儿也移近向子祥身边说:“怎么样?还好吧!”向子祥说:“怎么会这么神奇?怎么会?”喀拉蒙也笑了出来说:“神奇,它可是你的!将来传的是你,下次可就你调给我们喝啦!”向子祥迷惑的说:“为什么?我对酒可是一点都不懂!”喀月儿抢着说:“厉害的可不是酒,而是你的心和你的意念!”范化这时才说:“是的,你才最懂得人意。明天开始来学吧!搬来这里住,楼上的房间已帮你准备好了。你的工作,艺成之后上班;月薪嘛,你去工作时与老板谈吧!”向子祥更是满心的感激与温馨。范化、喀拉蒙、喀月儿从小便是向子祥的老师与朋友,虽然每次相处总是戏谑、口无摭拦,但内心深厚的情感却不断的滋长着。向子祥叹了口气“唉!”说:“我不知道要怎么说感谢的话……”喀拉蒙说:“不要想太多,知道你生性不会接受任何恩惠,只是帮一下忙而已,不需要拒绝,也不用记在心里。”只见喀月儿坐在那儿又再沉思着刚才的问题,向子祥心情已经放松,看到这种情景又顽皮起来,在她耳边轻轻叫了一声“喂!”喀月儿一下跳了起来,美丽脸庞多了一份嗔怒。向子祥马上接口说:“不用这么有礼貌!叫你一声,马上立正站好。想男朋友啊?想的那么入神,那个男人可幸福罗!”范化、喀拉蒙看了呵呵呵的笑成一团。喀月儿嗔怒转为害羞,脸颊都红了起来,握起粉拳轻轻打在向子祥身上,说:“想!想你的头啦!”向子祥仍不放过说:“不会吧!想我的头?想我的头可想成这样,那想到我整个人,那不就……好可怕哦!”向子祥一边说,一边做着动作。范化、喀拉蒙更是笑声不断。喀月儿又想打向子祥,口里说:“你皮痒啊?欠打喔!”脸却更红了。喀拉蒙见妹妹这样,只好帮她解围的说:“好啦!好了啦!小心她怀恨在心!她眼光太高,没有男人看的上眼,否则大学四年那么多人追她,早就跟人家跑的不知去向啦!“向子祥看看她,又坐了下来,说:“好啦!好啦!不作弄你啦!不懂问吧,自己在那呆呆的想着,漂亮也被那一种神情减了几分。”喀月儿“啐!”了一声,说:“你的层次高,那说一下层次吧!”向子祥说:“可以,没问题!可是要让我头脑整理一下,因为它要用言词比喻出来可困难了。”向子祥开始沉思。这时范化笑着开口说:“嗯!我也好好听一厅。”喀拉蒙已露出期待的眼神,喀月儿更是迫不急待的说:“快一点嘛!你现在可是老师了呢!连这都慢,枉我那么喜欢你……”喀月儿突然手掩住口停下,发觉自己失言的看着哥哥喀拉蒙和师傅范化,哪知他们都不理会她,才嘘了口气。向子祥这时已眉头舒展,露出笑容说:“应该这样说,当这能力展现的时候,会有三个阶段,那便是‘形’、‘意’、‘神’。‘形’即是能量聚集转化;‘意’即是你们对于‘形’之能力加以运用,融合大自然之外力将它扩大,一直达到你‘意’所要求之目标。这一点你们都能做到,但是只限于无防范阻力的状态。所以只要别人不愿意,而产生隐藏力量时,你们将无法测得。那你们要突破这一层,则必需加强‘意’之能力,让外在也就是大自然加入更大的力量,就可达到第二层。若是别人防范之心是坚定的,那任何力量都无法侵入。”喀拉蒙这时又问:“那是否我们达到了极限就如你一般而已?如果是,那未免太不值得利用它!”向子祥哈哈哈的笑了出来,喀拉蒙一头雾水。喀月儿又插嘴:“是不是就要进入‘神’的层次?”向子祥说:“是的,可是还需要进入另一个阶段之后才能。”范化此时也说:“等一下,在这之前有一个问题,就是‘意’的力量须大到如何?为什么要那样大的力量?”向子祥这时又说:“其实不大,不应该说大,但是我没其它的名词可以解释,只好用它。正确应该说,你本身的能力能否灵活运用它,让自然的力量加入,至于自然的力量加入多少,是无限大也无限小。应该这么说,嗯……”向子祥这时沉思了一下,又说:“当你的意念兴起的时候,‘形’已经开始产生力量。那就是把能量转化成‘听’,而去听取任何已形成的讯息。可是这讯息则有区分,如果那人不想、不愿让你知道,那他本身的能量将会把讯息掩盖,也就是比如:收音机的杂讯一样,收不到正常讯息。那你若能收到讯息,必须你接收的能量要加‘强’、加‘大’。多强、多大?那就是层次。就像收音机单频接收只有一个频道,若是本身不设定任何频率,那就是说本身就是对任何讯息都有接收的能量。这样懂了吗?”喀月儿这时“哦!”了一声,问说:“那是不是说,当我转化能量的层次较高时,我也可能同时可以听到旁边其他人的声音呢?”向子祥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说:“聪明!聪明!我越来越喜欢你啦!没错,就是这样。”喀月儿又“啐!”了一声。喀拉蒙此时插口说:“那以后岂不是没有秘密可言?多可怕!”向子祥笑的更开心的说:“那就难了,那种修为的超能,已不是一般人了,甚至于在我们拜的所谓的‘神’,也难以有这种能力。否则求神时,你就不用说,不管嘴说或心里说,对不对呀?而你既然能有这个能力,难道其他人不能吗?是你会使用它,其他人不会。但是他自己本身保护自己的能量是会自动自发的,那种力量大于你侵犯他的力量。除非……”范化此时“唉!”的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经历了那么长的一段岁月,才达到子祥你说的层次,而你却一朝道尽,难怪……”向子祥却面露落寞之色说:“可是这却是我用痛楚、伤心的人生路程换来的。有舍必有得嘛!“说完,又忽然开心起来说:”难得你那么疼我。“范化此时更是面带喜色的说:“啊哈!没有让我白疼你!好,让我调上一杯‘喜悦之酒’给你,等我一下。”喀拉蒙和喀月儿此时说:“我也要!”喀月儿更是撒娇的说:“师傅,你偏心!多年来我们只喝过一次,要求你都再也不肯调,怎么他……”范化更是哈哈大笑的说:“将来他可是传承的人哪!以他的能力可会更上一层楼呢!未来‘魔幻调酒师’非他莫属,你们还怕?可能还有更高的杰作呢!哈哈哈哈”范化又进了吧台。喀月儿嘟着小嘴,一双美目则盯着向子祥。范化把酒端了出来,只见一杯黄中微绿的酒最上面覆盖着一层金黄色,向子祥仔细的看着,一口喝了三分之一,发觉入口时滑溜顺口,由暖转为清凉,一时有着微醺的感受,清凉的甜味留在口中,却也让心情兴奋起来。不禁赞口道:“真棒!”喀拉蒙笑着说:“你现在才知道!”向子祥心情愉快的说:“我问一个问题,你们觉得让一个人毫无秘密可不可能?”喀拉蒙说:“以刚才你说的情况不可能!”大家也都点头认同。向子祥又笑着说:“能!”大家不禁双眼都看着向子祥。向子祥看了大家一眼,解释说:“只要与接收的意念幻化成同质能量,同化成为一体。自然你就不用接收任何讯息,而你的能量本来就是讯息,你就会自然听到所有的一切。可是能量有多少种,无人可知。所以每人所练就同化的能量,就属你最能够而和其他人不同的。但是到达那种程度时,你就不会无事去转化能量,做这种为了知道别人内心深处的话,而耗费神力;可能会转成其他能力,而且那时你也将不是一个凡人。若还是凡人能具备此种能力,那你必将会把身体这一个躯壳暂时丢去,因为他是一种累赘,这就是一般道教的‘灵魂出窍’,佛教‘禅宗’的一种……嗯,大约是这样。至于入门法门,好像佛教经典都有提及,可是太深奥难懂,我也不懂。所以不能去说,这是一种譬喻,其它的就靠你们自己了。月儿,这样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听到比你深一些的话了吧?但是听不到你的秘密,除非你想说,或是想让我知道,哈哈……“大家听完,都吐了一口大气。喀月儿又“啐!”了一声,说:“子祥,你原来已经知道那么多!”向子祥却说:“不多!不多!少少的一大堆而已,而且知道的又不能变成会赚钱的方法,有什么用呢?”范化更是高兴的说:“子祥!我教你的,你的进展却比我快的多。我将把我最后一项调酒技艺教给你,之后我将去国外和我孩子相处一段时间,再四处游玩。你就住在这里吧!偶尔回来,才有地方可以歇脚。”向子祥却说:“可是这……”喀月儿却又说道:“这什么这啊!以后我们要找你才容易些!否则将来你技艺更高时,我们哪里找你?”向子祥又笑着说:“你真用心良苦,早就计算把我绑在这里啦!”大家也都跟着笑了。※※※※※世间之事总无常,抒解郁闷开心房,碰巧遇得旧日友,重逢言欢情更长。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  文章来源:中国国际象棋协会

,,山西11选5投注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天津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